麦柯

只有我的故事和记忆

碎语

燥热的9月还未结束,微信来了一条消息,你要搬家吗?心想搬家,搬哪里去?随意的回复,好啊,你来找,找好了联系我。就这样不经意的两句,我竟然答应和他合租了。在国庆节前夕他就找好了,算好租金,介于我工资比他少,他夸海口:你付1200、水电网取暖费都不用管。我想这倒好。因为地下室的房租刚交,那会儿也一直上班,没时间搬家就先给他转了钱,自己先住在哪里。等到有空搬家那天,他上班,其他朋友也没时间,就自己一个人开始整理打包一切,不整还真不知道,小小的屋子竟然塞了那么多东西。自己算算也大概有7年没动过窝了,东西多也是难免。扔了许多东西,发现自己屋子里最多的竟是书。可惜,是一个爱买书,却不怎么能静心看书的人,买再多也无济于事。打包好一切,叫了辆车,搬了6趟终于都装车了,开了将近一个小时终于到了对照着他发来的图片和地址找到了地方。打了将近半个月的地铺,他网上买的床终于到了。我睡大床,他睡小床。按我的意思睡一起。他非执拗的要分开睡。搞得我能把他怎么招似的。分开就分吧,反正不是我掏钱买。随你。一周左右,我突然感慨怎么跟你住一起我感觉很累。或许,一个人住的时候不伪装自己吧。上班装,下班还要继续装,不累才怪。记得一次因为钱的事情吵架,关于做饭买菜,刚开始那一月是自己掏钱,想这样吃下去我承受不起啊,吃饭当空我就提了这事:说当天花了39、15天大概多钱,他不乐意了说了一大堆不乐意的话,说太多了。我解释道只是大概算一下,不一定就那么多。我这钱我专门放一个钱包里只买菜用,你还害怕我贪了是吗?他坚持最多只能是200、还说了什么这月水费太多了,电费太快了,我一听他妈就来气,当初自己给的承诺,你给我说啥,我不想有心理压力,你别跟我说。电费水费你天天洗澡烧水那也是自己糟完的跟我有啥关系,我一周才洗一次。吵着一次之后,第二月月初他主动给我转了两百块,我拿出四百现金塞进钱夹里,放在他电脑后面。记得第二次生气是因为我上网买了一箱卫生纸巾,结果发来的是厨房用纸,回到家,他已经拆开了,还打开了一包,竟然拿来擦脚。我就说你他妈瞎啊那是啥纸就拆,他委屈的小声说,我又不知道你买的是什么纸,多少钱我给你。谁他妈要你的钱。跟客服沟通,他们承认发错了,让我退货,先垫邮费,一听就来火,是你们自己原因发错了,为什么要我出邮费。而且最近北京因为严查很多快递公司都不发货了。草。休息的时候,他就那样躺在床上,不洗脸,不刷牙躺一天。一边嘴里吃着东西边喊我怎么还不做饭。做你妹,嘴里吃着东西还要吃。一日外面风刮的很大。洗漱完毕,先去机器买水回来,再去菜市场买菜。一路回来心想这他妈过的是什么日子,全职保姆。拎着菜往桌子上一扔,心生四字“生无可恋”。他休息的时候烧水只给自己的水杯里到水,每次回来壶里的水已没了温度。一两次之后,就对他大喊:往我杯子里倒口水需要你多大力气,到一下能死啊。或许,生活就是这样琐碎平淡。可我不想就这样和一个不相干的人蹉跎岁月。

为什么一点就着?
或许,一个人心事压的太久,无人诉说。或许,一个人想的太多太多。
或许,没人理解和安慰。
或许,一个人久了,真的会成魔。

他为什么会这样?
在同事面前,他礼貌客气,同事眼中的他彬彬有礼。
在亲人面前,他怒吼咆哮,脏字纷飞。

这样双面性格是不是精神分裂呢?

或许,是的。

无题

转眼四月,多风伤感的四月,伤感是因为以清明开始,虽似伤感,但又是春回大地,万物苏醒。大街上柳絮纷飞迷人眼,飞的满城都是,喷嚏不断,满脸瘙痒。

“约”

转眼三月,微博上从17年一月开始聊了一个博友当初一直是想聊个朋友的目的聊的, 他一直约着要见我,我一直拒绝,我发过自己照片,觉得了解的太少,他的信息可以说全无,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,春节那会儿,他约我一起去网友家吃饭,因为自己对他不是很熟悉,还要去陌生人家,我的警戒心就比较强,想的也多,找了理由拒绝了,之后他也提过一次,也是同样拒绝了,虽然聊的都是些不痛不痒的话,感觉压根没有有效的沟通,他是哪里人,姓谁名谁,做什么工作,家里几口人等等,聊了三个月一无所知。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约我是因为他搬家,想总拒绝人,显得太傲娇无趣了,就答应去帮他搬家。
       答应的那会算是个人信息报的最多最全的一次,电话,微信,名字,可是他奇怪的是只说了电话的名字并没有说微信,只是说了一个QQ,让我加他QQ,自从用微信QQ已经好久没用了,加了后,发了他的住址以及时间。   
那天阳光挺好,但是就是风很大,抽得脸疼,坐地铁也没多远,就到了,出了地铁骑了辆自行车,就到了他家楼下,打电话他说哪一层直接上去,到了楼层找了半天没找到门牌号,最后他估计听到我脚步声,门打开了,进去他还在忙,他说他身高170、但是我这个实打实170的个儿,我一眼就知道他估计都没160、打消处对象的念头,既然是答应人家帮忙的,那就干活,我说我能帮你做些啥,他说不用,然后一个人在那瞎忙,一会要给我书,一会要送我衣,但是都被我委婉的拒绝了:我不要,我们上班不穿正装,真不用。我有。屋子不算大三家屋子一厨一卫,他带我去厨房说自己煮的鸡蛋让我吃,我说,我不饿。看了厨房的卫生环境,我想那是我这辈子见过最脏乱的厨房没有之一,满灶台熏黑烧着的食物残渣,满地黑糊糊的油污只有一条人踩的久了,留下的白印,他一边收拾一边解释,住的是男生所以脏点,我心里想,猪都比你们干净。在卧室他一个人瞎转摸摸哪,看看那,时不时发出让人恶心的声音,我想没有对比就没伤害,觉得我在他面前,我比他爷们一万倍。心里正在琢磨愁思,他突然来了句,你挺胖的,说着就上手摸我屁股,被我推开了,你别这样。过了一会儿,又假装兴奋的从身后抱我,我躲开说了同样的话,感觉气氛有点尴尬,他突然说,你帮我把这些垃圾扔下去吧,先是警觉的说,呆会搬完再一起扔,不一样的吗?找了几个借口都无法推脱掉,因为我来时背了个包,钱包在里面,但还是下去扔垃圾了,上来的时候,他确实在我包边上收拾东西,从这一系列的动作和神情过后,这个人已经被我打叉了。但是又不好意思现在立马就走,强撑这帮他把家搬完,司机说要晚点过来,我们一起去午饭,他说吃什么,我说都行,最后我点了一碗粥,一份炒面,他还点了两个我这辈子吃过最难吃的菜,拍黄瓜和葫芦丝。他自己点了份汤饺,结账(我抢先结了帐,我不想欠谁的,不想和谁以后有瓜葛,我会主动结账。这是对陌生人,对特别好的朋友,如果他说请,我从来不会主动结账,如果也没说谁请,我会主动结账。)最後他还是把钱还给了我,心想反正也是帮他搬家,吃一次就算自己付出的回报吧。吃完饭他要去银行取钱,等了一会,司机来了,一起开始搬,跑了两趟,第二趟他说他去朋友家,行李什么都是放在朋友,搬到后,他就一个人开始忙,让我坐下休闲,让我喝水我说,我不渴。我们之间沟通交流很少,大概那会已经下午6点哆啦,我想我要识趣的该走了,说了句,你先忙吧,我先走了,他说:那好,慢点,他走出要送,我说不用送了挺冷的。到电梯里,我松了一口气,我感觉好压抑,或许,自己太装了,所以很累。回到家,在附近吃过饭,天已黑,微博他问,到家了吗?我说:早到了。最后他说:今天谢谢你。我说:不用客气。一节故事在这里就算划上圆满的句号。至此,我们都没有再联系过彼此。

      转眼又到了新的一年,自从开始断断续续手写日记,这里好久没来了,年后回了一趟老家,感觉累,虽然没有做什么事情,每日无所事事,偶尔和父亲去地里干干农活,做最多的也是一些打下手的的活,拉拉线,递递剪子钳子,在父亲眼里或许自己永远还是个孩子,不让干着,不让干那。有时主动提供帮助的话,都被回绝,我来吧。
       估计,父亲年纪大了,找些闲时爱好,开始迷恋打麻将,偶尔也会打上一两圈,有人时,自己只是个替补,记得一次居然打到凌晨4点,实在困的不行,加上药物的作用,都开始有些迷糊。最后,在自己说了几次不打了离桌而去,他们才散去。
       母亲还是老样子,爱唠叨。和一起做饭,听她讲东家长,西家短。疑神疑鬼的毛病,感觉比之前严重了。总说家里东西丢了。家里所有门都上锁,即使人在家也锁上,大门换了结实的,锁头换了新的,丢怎么丢,偷怎么偷,或许是年纪大了,不能讲关于家里的一些琐事,被子丢了,粮食缺斤少两了,天,我都快疯了。反问她,门都有锁,人是怎么进来的。她不管经过,只追寻结果,是她的东西丢了,被人换了。总之,不能和她讲道理,讲道理她觉得我们都不理解她。都觉得她有病。其实,她内心里在想什么,我们没人知道,从之前讲的琐碎小事,我能知道,是被邻居手脚不干净偷怕了。记得之前跟我说过,有段时间,家里忙,就让邻居的大婶帮忙带孩子,结果邻居大婶不知道拿了家里什么东西,没跟她讲,当她发现的时候就已经不见了。是有真实的事件发生了。所以,她就一直肯定她家里的东西被人动过了。不然,她不会这样执着。坚持自己的想法和看法。
       正月十五,那天见了几年没见的高中同学,结婚,生子,在老家省会买房,日子不算大富大贵,但也滋润幸福。问道我怎么还不找女朋友结婚,我说不打算结了。他的老婆直接说:是有不结婚还是什么情况?不结婚没事,现在不结婚的人挺多的。我回答说没有,也真是没有打算结婚的念头。同学说也不小了。不结婚,也没有女朋友,是不是改变方向了?三人大笑无言,他老婆继续说:不结婚也行,但是也得找个不管是男是女一起过日子的人,不然,一个人过,多么无聊。两人起码有个照应。是啊,有伴的日子,才叫生活。没伴的顶多是凑合。不管谈论什么话题都会谈论到谈婚论嫁的事情上来。毕竟是人年纪大了。别人有意无意也要“关心”一下你的生活。
      路,一直在,只是看自己怎么选择去走。找个知心人携手,还是一人洒脱自由。全都是自己想不想的事。
       愿所有梦想,都能实现。
       愿爱心能遇到合适的港湾。加油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一年四季,春夏秋冬,一日三餐,饼面和粥。一人一日,吃饱不愁。我想,我想有个伴的路,即使吵闹也是一种幸福。who are you?where you are?

碎语

曾经深爱的人,分别了之后,就像人间蒸发一样,消失在这纷扰的世界。然而不痛不痒分分合合平平淡淡渡过些日子的人,却一直存在这与自己无关的生活。初恋,前前任,前任,都在与我分手后,他们都有了自己烦恼与幸福的生活,唯独自己,独来独往,或许他们都很好,只是不适合我。回首过往,原来,原来所有的问题都在自己身上。

“神经”性头疼

    (一)春节后,回了趟陕西老家,在家也就呆了6天左右,过完十五就回来上班了,在家的那几天,有点难熬,邻居的叔叔总是有事没事来找我聊天,问一些噎死人的话题,场面相当尴尬,我只是一直傻笑,附和着:你今年多大了?30。属啥的?牛。属牛的今年应该32了吧?哪有,我生日小。再小也不止30。找女朋友没?不准备找了。那咋行?你看你爸妈都为你愁?有啥好愁的,孙子孙女都有了。那不一样、那是你哥的,你是你,不一样。额,好吧。你现在工作一个月多钱?三四千吧。三四千?怎么可能,估计有七八千了,骗谁呢?我骗你干啥。哎,要抓紧了,赶紧找个媳妇,你爸妈就享福了。......一直没有说话,满脸堆挤笑容,他偶尔巴拉手机给我念了一篇文章,之间接了个电话,我示意要走,他拦着没让走。之后问了他两闺女近况,以及他的母亲。他叹气道:你婆已经走了好几年了。哦。现在家里就剩我和你婶婶了。停了片刻,来你么事帮我把炉子抬到后院去。还冷,咋就不烧了,煤烧完了,天也暖和了。抬完后,天也黑了,我示意我要回家了,他这才让我离开,走出他家的门,深深的叹了口气。
       (二)在家里,妈妈早已不再催促我找媳妇的事,自从上药以后,我当着她的面吃药,有时,还让她帮我凉好水,我告诉她我要一直吃药,才能控制病情,他们不知道我得的是什么病。我告诉他们就是类似于高血压之类的病需要长期服药才能行。妈妈总是说,药咋能吃一辈子,是药三分毒。我说知道,妈妈总以为我得的是什么前列腺之类的男科疾病,我说不是,她总是不信,总劝我要回老家的大医院好好检查一下。我说不用。她总是讲哪里不舒服去检查一下,人心里就踏实了。真不用,妈你不用操心了。我真被我妈问烦了,那天在家洗头,头有点疼,(其实,在回来之前已经疼好久了,我问同学,你头晃一下头,疼吗?她说不疼。我就奇怪,为什么自己一晃就疼呢?)我妈这次非得让我去县医院看看,终于妥协了,去就去吧。那天一早,吃过早饭,我妈骑着小摩托车,载着我就上路了。(说到骑摩托,我摔过一次,有点害怕,应该是去年,嫂子那会儿怀孕七八个月,那天我回北京,去市里,我带嫂子去我哥的住处,一路上都平安无事,刚进市里,在快要到了的时候,出事了,骑车左拐进胡同,刚拐到左侧马路,迎面从胡同出来一辆自行车,我开的不快,紧张到不知道该咋办,就直撞了上去,嫂子从后面滚到了前面,我两手擦皮出血,膝盖磨破,赶紧爬起,扶起嫂子问有没有事,她说没事,自行车上的人,准备大骂,一看有孕妇,大叫了几声,灰溜溜的走了,我给哥哥打电话,让他陪嫂子去医院检查,我扶起摩托车,发现再也踩不着火了,推着到我哥的住处,嘱咐嫂子不要把这事告诉我妈,因为着急赶火车在附近商店买了几个创可贴,简单包了一下,就急匆匆的走了,嫂子说我没事你走吧,我待会跟你哥去医院。还好一切都还好,后来她去医院检查给我发信息说没事。)经历这样的事情后,我就不敢骑摩托车了,其实,后来我妈还是知道我骑摩托撞了的事情,因为我舅舅的摩托车被我撞的已经无法骑了,因为我妈在家骂我哥,我嫂子就把我们经历的事情就都给我妈讲了。
       (三)在去县医院的路上,看着家乡的变化,妈妈给我讲着这一年里,村里的变化,以及东家长西家短的故事和事故。到了可以乘公交的地方,妈妈存了车,在等待公交的时候,我妈总给小姨打电话让小姨开车接我们,让小姨在医院找人说好办事。我说妈看个病都这么费劲,人家现在估计忙着呢?就别老给我姨打电话了。最后电话通了,我姨村子有人去世了,她给人家帮忙没在家,我妈闲聊一会这才死心塌地的跟我一起上了公交车。到了市医院,先去一个门诊问了问,您好,请问,看脑袋疼应该看什么科?两个闲聊中的大夫,直接回答神经内科。那么神经内科怎么走?这医院没有,你得去市中心医院新区,出门左转上坡就有公交站。谢谢啊。走,这没有,得去新医院。领着妈妈一块坐公交,不一会儿,就到了医院,自助挂号机,挂完号,就上楼一直等着,医院的人挺多,就像车站一样多。坐在医院长椅上一直等待叫号,妈妈总是站在人家医生门口。妈,你不用站那等,坐着,它到了会广播的。你看那有人进进出出,没人按着号来。坐着吧,再着急也得慢慢来。好容易见到医生,描述了症状,就先去做检查,脑电波和脑部CT,在自助机交完费之后,我妈问多钱。我说500多。你没有我有连忙掏钱,我说不用,我自己卡里有。做了一个项目后,医院到午饭时间了,许多做检查的都关门了,我们也该吃午饭了,找了一家面馆,正好赶上午饭点,生意极其火爆,点的面等了好久还没上桌,我妈已经快吃完了,最后催了好几遍,终于上桌了。简单吃完饭,就回到医院大厅等待结果,等待第二个项目检查。坐在医院的长椅上,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,再看看坐在身边的母亲拿着化验单眯着眼静静地看着。等待,时间真的是好漫长,终于到了2点,紧锁的门诊室大门打开了,进去做完检查,去第一次检查的地方拿结果,也是长久的等待。经过漫长的等待之后,终于两个结果都出来。看着化验结果单,显示都无异常。最后拿着化验单给医生看,医生说没事啊,大小伙子,要是晃脑袋头疼,那以后就不要晃,妈妈说:要是他还是疼咋办?医生来了句,要不给你开点止疼药,我笑笑摇摇头,不用了。离开医院,化验单撕掉扔在了垃圾桶。钱花了,我想母亲心里也痛快了,之前的担忧和疑虑或许也打消了。妈,我们回家。乘公交原路返回,到了存车的地方,我妈让我骑,我说我害怕。没事,这摩托小,摔倒脚能撑住,你骑慢些。那好。吹着呼呼的冷风,载着母亲回家了。
        

空巢青年

第一次听到空巢这个词语,好像说的是老人,现在的年青人也开始步入空巢。说说自己日常吧,每日早上7:20从手机闹钟中惊醒,关闭后再睡10分钟,7:30分闹钟再次响起,睁开朦胧睡眼,打开手机,看看有无消息一般来说基本不会有,再刷刷微博,不经意间8点,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,去洗漱,回来坐在床前梳理头发,刷胡子,随便抹抹保湿水,膏,润肤露,穿衣,带一包牛奶,裤兜里准备好零钱公交卡,背起背包,拎起垃圾,锁门,疾步离开,走到走廊扫扫镜子中的自己,急匆匆赶往车站,路上三三两两急忙赶路熟悉却又陌生的路人,车站等待公交入站,挤进充满各种味道的车厢皱皱眉,一个人盯着窗外发呆,耳畔各种吵杂的声响不断响起,闭闭眼,到车站疾步转战下一个公交车站,好容易车到了,进站,路过一部大厦外的钟表,瞅瞅,心想还有时间,三站终于到了,下车疾步去买早点,一个鸡蛋两个包子,这是一天里开始说的第一句话,有时老板会闲聊,过节还上班。笑笑回答:恩。今天是三倍工资吧,扬起嘴角笑笑离开,继续赶路,到门口,工作证,继续爬楼,好容易到了,心想还好没迟到,打卡签到,疾步换衣服,匆匆吃完早饭,开始一天忙碌却又无聊的工作。到下班的时间已经是晚上10点,匆匆换衣,同事三三两两去公交站,有说有笑至一一散去,就剩一个人,抬头望望黑蓝的天,有时在想,一个人过了一年又一年,在等待什么,还是在期待什么,哎,自己也讲不清道不明,想再多,只会徒增烦恼。再望望公交车来的方向,辗转到家,扔下背包,坐下翻翻手机,23点洗漱,回来躺床上,手机反复翻其实也没有什么新奇的事情,最后充上电,盖上被,双手放胸前闭眼,这一天就过去了。

梦想?

已经有好久没有听到关于梦想的词语或故事,谈及梦想,时间一下拉伸到儿时,每一个年幼懵懂的自己,说出了现在或许都不会提及的梦想或者目标。还记得儿时的自己,也没有大声宣誓,也没有在公开场合励志将来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,但是,内心也曾默默的想过:长大了,我要当一名老师。随着时间的慢慢消逝,或许,已经想不起当初为何想做一个老师的初衷。记得一次看中国好声音,导师汪峰问了一个选手问题,你的梦想是什么?自己默默的想了想,我的梦想是什么?或许是有个爱的人一起生活,或许是和爱的人一起手牵手漫步在沙滩,或许是和爱的人一起,他骑着摩托车载着我一起去吹吹风。细细想来这哪里是梦想啊,这不就是日后生活点滴啊。是啊,把找爱人作为毕生梦想,是多么的可悲啊。